以色列人的战神阿拉伯人的屠夫(组图)

  本报讯 2001年2月7日,以色列利库德集团沙龙在总理大选中击败看守政府总理巴拉克,成为以色列下一任总理。在阿拉伯人眼中,沙龙嗜血成性,是阿拉伯人的元凶;在支持者眼中,沙龙是以色列的保护神,只有在他的领导下,以色列才能最终天下太平。

  沙龙的多面性正是他饱受争议的原因。在外人眼中,沙龙脾气暴躁,寡朋少友。但在两个孩子心里,这位军政巨人是一个称职的好父亲。和沙龙私交甚密的以色列梅雷兹党主席尤西·萨里德也透露:“阿里克(沙龙昵称)是一个把家庭放在首位的男人。” (宗禾)

  1928年,阿里埃勒-沙龙出生在特拉维夫附近的卡法-马拉勒村。沙龙并非他父母的姓。他的父母是从来的移民,名字是施纳尔曼。但他后来把名字改为沙龙,因为这两个字听起来更像犹太希伯来文。

  13岁时,沙龙参加了地下犹太自卫队,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在夜间执勤,防范阿拉伯人的袭击。这把匕首是他在年满13岁的犹太受戒仪式上得到的礼物。从那时起,沙龙的一生就一直在同阿拉伯人作斗争,连他的自传都题名《斗士》。

  也许是因为沙龙鹰派的性格,以色列记者乌兹·本扎明把沙龙同罗马帝国的凯撒大帝相提并论。在1985年出版的沙龙传记《沙龙:以色列的恺撒》中,本扎明列举了大量沙龙残暴对待阿拉伯平民的行径。他写道:有一次,当部下在折磨并枪杀一名阿拉伯老人时,沙龙却在一旁笑。

  在阿拉伯的新闻报道中,沙龙的名字就如同屠夫。连阿拉伯妇女在吓唬不听话的小孩儿时都会说,再不乖的话,沙龙就会过来把你抓走!

  1953年至1957年间,沙龙领导着101特种部队,专门负责越过边境境对巴勒斯坦游击队和阿拉伯国家进行报复。他的手下曾突袭约旦河西岸的奇布亚村,了69名村民。据以色列史学家称,101特种部队接到的指示是杀无赦,以报复巴勒斯坦人在其他地方发动的恐怖行动。沙龙在自传中也承认奇布亚村有百姓遭到屠戮,但是他说那是误杀。

  沙龙的第二项血腥纪录是在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期间。当时沙龙任国防部长,是黎巴嫩战争的主要策划人者。在战争中,以军兵临城下,包围贝鲁特长达3个月之久。由于有些巴勒斯坦游击队员混迹在百姓中,沙龙的部队就不分青红皂白,执行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政策。1982年6月,沙龙下令部下彻底摧毁贝鲁特南部的巴勒斯坦村落,因为那里住有。

  1982年9月16日到18日间,同以色列结盟的黎巴嫩教民兵奉沙龙的命令,在萨布拉和沙提拉两大巴勒斯坦难民营大开杀戒。据以色列情报部门统计,大约800名平民在这起事件中丧生。但巴勒斯坦方面估计有2000人遭杀戮。第二年以色列调查这一事件的委员会裁定,沙龙对这起血案负有间接责任。

  1985年,一份美事法律评论分析认为,沙龙对上述行为负有指挥责任。1999年,南联盟前总统米洛舍维奇被海牙国际战争法庭以科索沃战犯的名义起诉时,也是引用类似的法律条文。

  由于贝鲁特难民营大事件,沙龙辞去国防部长一职,生涯也一度黯淡。不过,正如沙龙在他的《斗士》自传中所写道的:以色列的就像一个不停转动的大车轮,有时你转到上面,有时转到下面,但车轮总是在不停地转动。

  1947年,以色列国成立的前一年春天,因父亲病重,19岁的沙龙从服役的检查站回到家中,承担起灌溉果园的工作。一天下午,从园外传来女孩们的笑声。沙龙透过枝叶向外张望,一位姑娘牢牢吸引住了他的目光。天哪,她真漂亮,我在特拉维夫也从未见过如此貌美的女孩。这个姑娘就是沙龙的第一任妻子—戈莉。

  1953年3月,这对恋人搬进了简陋的新房。然而,随着沙龙不断升迁,戈莉长期独守空房,整日提心吊胆。但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她没有阻拦丈夫重赴战场。

  1962年,戈莉不幸遭遇车祸去世。送葬那天,他把一张纸撕成碎片,撒入墓穴,那是他早年写给戈莉的一首情诗。妻子去世后,5岁的儿子格尔变得沉默寡言。无奈之下,沙龙只好请戈莉最小的妹妹莉莉搬来同住,照顾格尔。莉莉对这位姐夫非常崇拜。16岁那年,她曾到沙龙的伞兵营服过兵役,更对他的强悍作风印象深刻。莉莉待格尔胜似亲生母亲,没多久,小家伙又活泼起来,沙龙自然也很喜欢这个妻妹。1963年秋天,沙龙和莉莉结为夫妻。

  戈莉在世时,他很少有时间回家,好在戈莉性格坚强,并不太依赖沙龙。但莉莉和姐姐不同,她温柔多情,非常依恋丈夫,给他留下许多甜美回忆。

  1967年,以埃边境局势紧张,战争一触即发,沙龙受命率其预备师驻守边境。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前夜,沙龙在巡视部队后提笔给莉莉写了封家书。信中说:我再次告诉你,我爱你,喜欢你的一切。我会好好照顾我自己,因为我知道在我们温馨的家中有许多美好的事情等待着我。寥寥数语,充满着对妻子的想念,谁能想到,这些话竟是出自威风八面、说一不二的沙龙将军之口呢?

  几十年间,莉莉伴随沙龙一起经受战争的血雨腥风,但她却没能看到丈夫登上以色列最高权力宝座的那一刻。2000年,莉莉身患癌症离开人世。

  第二年,沙龙成功当选以色列总理,这位强人在发表胜利演说时讲道:不管是困难还是开心的时刻,都有莉莉陪伴着我,全心全意支持我。这一刻她虽没能站在我身边,我仍然思念她。

  1967年10月4日,犹太新年前夕,沙龙居住的哈沙纳小镇沉浸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11岁的长子格尔带着两个弟弟在院子里玩耍。邻居家的孩子雅克夫·克里恩跑进院子,提议玩格尔的高级。这是沙龙的朋友送给格尔的生日礼物,格尔趁母亲不在、父亲打电话之际,把偷偷带到院子里。

  克里恩用激将法让格尔将火药装进枪膛,然后接过,煞有其事地把枪口对准格尔:“不许动,举起手来!”格尔知道这样十分危险,急忙挥手说:“不许枪口对人!”话音未落,克里恩扣响了扳机,格尔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当医生宣布格尔因抢救无效而死亡时,铁汉沙龙竟晕了过去。

  随着沙龙从军界投身政界,两个儿子逐渐长大。当爱妻莉莉于2000年3月因癌症去世,翌年沙龙出任以色列总理后,沙龙更是把两个儿子看作自己的得力“干将”。

  次子奥姆里曾当过伞兵,后来投身政界,接替亡母成为沙龙的人际关系顾问,还当选以色列国会议员。他虽然在所有重大问题上同父亲保持一致,但态度温和许多。

  小儿子吉拉德从政兴趣不如哥哥,所以就替父亲打理家族产业—在内盖夫1500英亩的“梧桐农场”,这座沙龙上世纪70年代购置的农场,如今成了老人度周末的理想之地。小儿子继承了沙龙家族的务农传统,沙龙父亲就是一位出色的农民,沙龙本身也曾出任以色列农业部长。在这片“牛马成群,遍野鲜花”的美丽土地上,这位垂垂老者喜欢从5个孙子孙女以及自己饲养的绵羊中得到一丝慰藉。

  沙龙身边的人说,总理在闲暇时最喜欢谈起自己的儿孙,而儿子牵涉1999年贿选丑闻极大地影响了沙龙的健康。如今,辞去议员职务的奥姆里和从农场赶来的吉拉德,寸步不离地守候在沙龙病榻旁。因为,他们既不愿失去一位伟大的军人和家,更不愿失去他们的慈父。

  2006年1月,沙龙昏迷后,80岁的雅科夫·布甘看望他。布甘是沙龙从军之初的老部下。以色列国防军著名的“不抛弃”准则,从他开始。

  1948年,沙龙20岁。根据联合国分治决议,5月14日,以色列国成立。15日,第一次中东战争开始。这时沙龙是一个小分队指挥官。部队接到命令,攻占约旦宪兵第四团占领的垃土昂局,它处于从耶路撒冷到特拉维夫的大道旁。沙龙的小分队是前锋。他们才接近就遭一轮扫射,几个人倒下。沙龙命令开炮,这时,一颗打中了他的腹部。

  他发现小分队只有4个人没受伤,只好下令撤退。他们处在巴勒斯坦人和约旦人之间,以为逃不出去了。血不停地流,他越来越虚弱,敌人的声音很近了。

  就像战争影片中常见的情景:雅科夫·布甘的下颚伤势严重,但试图救沙龙。沙龙下令叫他自己逃命。布甘拒绝服从,拖着沙龙走了好几米。幸好约旦人怕后路被抄,停止搜索。后续部队发现了他们。

  在哈达萨医院,沙龙一有力气,就找到布甘:“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这没什么。”布甘淡淡说。沙龙回忆说,那个撤退命令,是他戎马生涯最痛苦的决定。“任何阵亡或受伤的战士,都不该被抛弃在战场”。这是这次失败给他的教益,被他奉为国防军的伦理准则之一。随后这位不断反思的指挥官成了士兵们的精神支柱。《沙龙传》说,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中,沙龙给遭困士兵带来极大的精神慰藉。

  当时埃及攻势凶猛,凭“水炮计”,5小时击破巴勒夫防线的“沙阵”。沙龙担心的西奈半岛的以军碉堡没用了,一些士兵困守在里面。普尔康碉堡困着34个士兵。阿维·雅非是专业无线电通讯员,冒着枪弹冲出去接通线路。他接到了个电话:“我是指挥官,你知道我是谁,对不对?”“我知道你是谁。”雅非说。是沙龙,口音独特,带着鼻音。两人都不表明沙龙的身份,以防埃及人发现。从此,沙龙经常与碉堡中的士兵通话。战后这些士兵对沙龙非常感激,他的问候给他们坚持下去的勇气。

  10月9日,34个士兵趁埃及人还没发现他们,悄悄撤离,步行20公里,穿过埃军几条防线,被沙龙师救回。“沙龙是唯一没欺骗我们的人。”雅非说,“他告诉我们,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这场混战中,他自始至终都极人道。”